这是一个人人谈理想的时代,也是最缺理想的时代。

人人都在为了生活谈理想,可一场畅谈“远大理想”的闹剧过后,谁感到谈理想是一件很酷的事?真实的理想,究竟是远大到羞于表达,还是卑微到难以启齿。

远大而纯粹的理想被无情地嘲笑,新时代的青年们愤怒而安心地当着社会的螺丝钉,我们的未来在何方?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?没有答案。生活,只是为了混过今天。

这个世界本来如此么?是否是愚蠢给过我们理想的错觉?我不知道。

如果世界不需要理想,那么世界也不需要我,因为我仍然相信。